雍正王朝:在屠灭江夏镇时动手前岳钟琪为何要将自己的脸划破?
发布日期:2022-06-20 18:4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雍正王朝》中,岳钟琪的出场次数并不多,但只要这个人出现,都是大场面,用一句话来形容他最合适不过:“社会我岳哥,人狠话不多!”

  岳钟琪是年羹尧的副手,年羹尧的狠辣有目共睹,那作为副手的岳钟琪自然不会是善茬。岳钟琪的名场面之一是跟随年羹尧屠灭江夏镇期间,他用手里的钢刀在自己脸上狠狠地划了一刀,然后大喝一声:“兄弟们,造反了,杀啊!”

  伴随着岳钟琪的一刀和一声大喝,整个江夏镇随之覆灭,那么,年羹尧和岳钟琪为何屠灭江夏镇呢?岳钟琪为何要在自己脸上划一刀呢,他这样做有什么用意呢?这一切的根源还得从众皇子争夺《百官行述》说起!

  在《雍正王朝》中,江夏镇是个很特别的存在,一是因为康熙出巡期间曾在这里住过,并且还为江夏镇御笔亲题“礼仪德化”的匾额;二是因为四爷和十三爷办差路过此地借宿时,被江夏镇庄主刘八女羞辱过,所以江夏镇很特殊!

  江夏镇原本是个繁华热闹的镇子,来往行人客商很多,后来整个江夏镇变成了刘八女的私产,江夏镇也就没有以往热闹繁华的景象,所以,当四爷和十三爷路过住宿时竟然找不到一家客栈,还是好心的张五哥一家收留了他们。

  江夏镇庄主刘八女的名字很有意思,他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在他之前有七个姐姐,他的父亲害怕养不活他,所以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贱名好养活就是这个道理。

  刘八女的姐夫任伯安曾在吏部做过官,这个任伯安做官很有一套,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任伯安在吏部供职的时候,他私下里建了个“百官档”,也就是《百官行述》,专门用来记录大大小小官员的过失,他记录的官员的履历居然比官方的还要详实,大到官员们处置政务的过失,小到逛窑子、行贿、贪墨都被任伯安详细地记录了下来,任伯安捏着这些人的把柄,每当任伯安有用到这些人的地方,他便以此作为要挟,任伯安支使这些官员如同支使下人一样,这些人敢怒不敢言,因为任伯安手里的东西可以轻轻松松地毁掉他们得来不易的前程,所以这些人都怕任伯安。

  任伯安是九阿哥胤禟的门人,也是九阿哥的钱袋子,而九阿哥胤禟本人则是“八爷党”的钱袋子,江夏镇是任伯安和刘八女的大本营,也是替九阿哥胤禟存钱的地方,这里替九阿哥存了几百万两银子的活动经费,后来年羹尧在屠灭江夏镇期间,把这几百万两银子据为己有了。

  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杀了人,任伯安和刘八女一合计,以张五哥父亲的性命为要挟,让张五哥做了“白鸭”,张五哥差点做了替死鬼,得亏关键时刻,十三爷进宫报告了康熙,康熙亲自到法场救下了张五哥,就此牵出了震惊朝野的“宰白鸭”一案。

  康熙决定派出一位皇子审理此案,最终八阿哥胤禩成功拿到这个差事,而八阿哥为了整倒太子,以威逼利诱的方式诱使肖国兴供出来太子,而八阿哥胤禩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也为了扳倒太子,选择性的牺牲了任伯安和刘八女。

  后来太子胤礽先是被废而后复立,复立后的胤礽迫切地想要组建自己的党羽来对抗“八爷党”,任伯安和刘八女由于被八爷抛弃而成了阶下囚,八爷这是靠不住了,于是,任伯安为了保命,也为了自己的前程选择投靠太子胤礽,而他手里的《百官行述》就是最好的投名状,而《百官行述》正是太子胤礽需要的东西,有了它,太子就可以要挟这些为他办事儿。

  任伯安开出的条件首次是让他和刘八女获得自由,太子胤礽为了得到《百官行述》,在十三阿哥胤祥身上打起了主意,因为刑部是有十三阿哥掌管,而任伯安和刘八女就关在刑部大狱。胤礽先是许以亲王的帽子让十三阿哥处死郑春华,然后又拿十三阿哥处死郑春华的把柄作为要挟,让十三阿哥放了任伯安和刘八女。

  但十三阿哥背后还有四阿哥胤禛以及智慧担当邬思道,十三阿哥并没有处死郑春华,而是在和四爷以及邬思道商量之后,用法子使郑春华假死,然后暗中把郑春华保护了起来。当太子胤礽拿郑春华的死来要挟十三阿哥胤祥放了任伯安和刘八女时,十三阿哥告诉了四爷和邬思道,他们三人经过一番计议之后决定答应太子的请求,来了个巧放人,先放了任伯安和刘八女,然后再派人抓回他们,最重要的是顺便得到任伯安手里掌握的《百官行述》,可谓一石二鸟。

  因为这件事牵扯太多太大,必须派一个果敢狠辣的角色来完成此事,最后,在邬思道的建议下,四爷敲定了时任四川提督的年羹尧来完成这项差事,而年羹尧则带上了副手岳钟琪。

  四爷给年羹尧写了密信,让他述职时顺途带上五百名军士到江夏镇捉拿任伯安和刘八女,顺带着弄到《百官行述》,年羹尧在接到四爷的密信时犯了难,因为他是四川提督,而江夏镇在安徽境内,私自带兵越界也是大罪,但主子交代的差事必须要办。

  于是,年羹尧找来了副手岳钟琪商量,岳钟琪是岳飞的后代,岳钟琪的父亲岳龙升以前当过四川提督,年羹尧初到四川时营务不熟,所以找到老上司岳龙升,把岳钟琪调到了自己麾下帮办营务。二人经过一番计议,决定让兵士们乔装改扮成商队模样。

  他们在南京找康熙述职时,康熙本人没有召见他们,而是让张廷玉代为接见,不料,他们私带五百名军士的举动还是被精明的张廷玉察觉了,年羹尧显得很镇定地解释说,这五百名军士在军营好些年没有回家了,此次是让他们调休,而这些人已经解散回家了,实际上,这些人则被年羹尧安排去江夏镇打前站了,为了就是摸清江夏镇的情况。

  述职完毕后,年羹尧和岳钟琪直接奔向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江夏镇,等他们二人到达江夏镇后,先前到达的军士们已经摸清了江夏镇的地形以及人员配置,这里驻扎着阮必大统领的淮安营,有一百多人,而年羹尧带来的这些人足够对付这些人了。

  年羹尧和岳钟琪实行的策略是带着几十人装成盗匪的模样先行摸进江夏镇,而剩下的几百人则在外围形成包围圈,等待信号一举拿下任伯安和刘八女,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任伯安和刘八女误以为是小股土匪进庄,从而把阮必大的人全部吸引集中起来,然后外围安排的人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包围这些人。

  年羹尧和岳钟琪摸进江夏镇时,任伯安和刘八女正陪着太子派来的人听戏,这伙人正谈笑听戏时,年羹尧和岳钟琪带人闯了进来,然后逼住了任伯安、刘八女等人,年羹尧先是问谁是庄主刘八女,任伯安等人一阵惊慌后,年羹尧说他就是想借点粮食。

  这时候,任伯安发话道:“好汉,四海之内皆兄弟。您不就是给弟兄们弄点钱儿吗?你有多少弟兄,能搬动多少,就给你多少,这总行吧?三万两银子,够了吗?”岳钟琪这时骂道:“说得轻巧!三万两银子就是一千八百斤,叫我们怎么搬?”

  年羹尧装作故意责怪似的瞪了岳钟琪一眼,岳钟琪也装着失言的模样,低下了头,年羹尧和岳钟琪戏这么一演,任伯安和刘八女立刻变得轻松起来,因为他们从岳钟琪的言语中得知,这伙人并不多,先拖时间,等阮必大的人一到,局面会瞬间反转。

  于是任伯安笑呵呵地说道:“如此说来好汉们这次来的人也不是很多,八女,咱们庄子上还有多少金子?”

  刘八女也笑着回道:“大概能凑个千把两。”任伯安对年羹尧说道:“好汉,这千把两金子也足够你们弟兄几个花上好一阵子了,够意思了吧?”岳钟琪又假装骂骂咧咧地道:“咱们来了上千的弟兄,一千两金子顶什么用?识相的快带我们到库房去!”

  任伯安脸色一转,笑道:“恐怕不方便,这一路上全部是巡街的,动静闹大了对你们也没有好处,我劝诸位还是见好就收,交个朋友,日后好相见。”年羹尧故意和岳钟琪交换了一下眼色,又故意地假装思索,眼睛却不时察看着周围的动静,显得是在拖延时间。

  不大一会儿,江夏镇四处传来了“拿贼”的喊叫声,阮必大带着一百多名淮安营军士和江夏镇的几十名庄丁拿着兵器把戏院子围了起来,年羹尧觉得时候了,于是他对岳钟琪使了个眼色,岳钟琪直接秒懂,点起信号火朝空中一放,然后他们带的五百名军士从四面八方把阮必大的人和江夏镇的庄丁围了起来。

  待围定之后,年羹尧和岳钟琪也不装了,而是直接亮明了身份,任伯安、刘八女和阮必大等人懵逼了,他们满脸问号地表示:你一个堂堂朝廷四川提督扮强盗来我江夏镇啥意思呢?任伯安对阮必大说:“年羹尧这是官军扮盗匪,赶快动手拿下。”年羹尧反手给了任伯安一个大耳帖子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说着拿出了刑部关防手谕,只见手谕上写道:“奉刑部十三爷密谕,捉拿钦案要犯刘八女和任伯安!与他人无关,谁要乱动,格杀勿论!”

  阮必大等人吓得面色变了,年羹尧乘机让自己带来的人下了阮必大的人和庄丁的兵器,然后把他们带到一处看管起来,随后年羹尧命人把刘八女的库房翻了个底朝天,库房里的几百万两银子使年羹尧很兴奋,这一趟没有白来,更加可喜的是,他们还发现了《百官行述》的踪迹,原来任伯安留了一手,他并没有把《百官行述》放在江夏镇,而是存在了京城的当铺里。

  待一切搞定以后,年羹尧动了杀心,首先他在江夏镇私吞了几百万两银子,如果这些人不除,那之后他年羹尧就要倒霉了,不但太子会怪罪他,就连本主四爷也定会迁怒于他;其次,年羹尧认为办这么大的事情,不能存妇人之仁,不除了这些人,万一他们坏了四爷的大事,自己也会跟着倒霉。

  于是,年羹尧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岳钟琪,岳钟琪也得给自己找个由头,不能干得不明不白,于是,岳钟琪假意让阮必大的人拿起他们的武器,准备放他们走,当阮必大和他的手下天真的以为岳钟琪真的会放他们走的时候,他们各自去拿武器,就在他们的手刚碰到武器的时候,岳钟琪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只见岳钟琪提起手中的钢刀,猛地向自己脸上划了一刀,然后气急败坏地大喊道:“兄弟们,造反了,快杀啊!”岳钟琪的动作最快,只见他一刀干翻了阮必大,其他的人也都被一一砍倒,一夜之间江夏镇大小七百余口人尽数被屠,江夏镇也变成了一片火海。

  岳钟琪这么做的原因是造成阮必大等人先动手的假象,他是出于迫不得已才选择自卫的,而且,他给自己脸上留下印迹对后来也是有用的,如果时候有人查起,他脸上的印记就是最好的证明,毕竟一般人谁也不会自己砍自己不是。

  在江夏镇事件后,年羹尧隐瞒了吞没几百万两银子和具体被杀人数的事实,但事后,岳钟琪却把这一切如实的报告给了十三爷,这也是后来十三爷为什么让他接管年羹尧大将军一职的原因之一,而接管年羹尧大将军一职也是岳钟琪的另一个名场面。岳钟琪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有勇有谋,而且知进退,这也是他成功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