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厨神”
发布日期:2022-06-28 12:43   来源:未知   阅读:

  “‘厨神’休假回来了。”警卫勤务连官兵午餐时,不知谁一边吃面一边咕哝了一声,大家餐具的碰撞声仿佛一下子欢快了许多。在海拔5300多米的雪域高原之上,“厨神”就是美味的代名词。

  重庆小面、河南烩面、陕西臊子面、兰州牛肉面、扬州清汤面……在战友们眼中,连队里有哪个地方来的战士,上士田瑞雪就能做出哪个地方的正宗美食。这位被战友们称作“厨神”的战士说,自己每天都在琢磨,不仅要把饭菜做出好味道,还要做出不一样的花样,不仅要让战友们吃饱,还要让战友们吃好,“一道家乡菜,能抚慰思乡情,饭菜也是战斗力。”

  田瑞雪原本的梦想是“扛冲锋枪”,没想到参军来到新疆军区某团作战支援营,成了一名炊事员。“这不是我的理想!”田瑞雪当时有些抗拒,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哪个岗位都很重要,在哪儿都能作贡献!只要对岗位认真、负责,在炊事班也能干出成绩。

  刚到炊事班的时候,田瑞雪的工作是配菜,相当于给“主厨”打下手,每天机械性地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天天就是削土豆皮、切洋葱……”这些简单的事情,他每天一干就是八九个小时,活儿不干完,一动也不动。一段时间后,班长发现田瑞雪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开始慢慢教他怎么炒菜,就这样田瑞雪一步一步走到了灶台旁。

  因为爱钻研,田瑞雪的菜越做越好吃,样式越来越多,他在战友心目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厨神!”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了这个称号,很快就在战友中间叫响了。

  “我不是厨神。”田瑞雪微笑着婉拒了战友们赠予的“荣誉称号”。他说,神仙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做事一挥而就,而炊事班的工作需要每天围着灶台转,在人间烟火里为战士们做出一道道美食。“做工作本来就要有高标准,这是我们军人对待各项工作必须有的态度。”他强调说。

  2015年,田瑞雪参加新疆军区炊事专业比武,在综合评比中斩获了第一名,那次经历成为他军旅生涯中的“高光时刻”。获奖归来,全团官兵集合在营区大门口敲锣打鼓夹道欢迎他,田瑞雪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严谨认真工作才能出彩。”田瑞雪总结说。比武中有一个课目是“蒸馒头”,比武规则要求,从和面开始,短时间内要蒸好25个馒头,每个馒头的重量保持在100克,高于100克或者低于100克都要扣分。

  参加比武的队员中,田瑞雪年纪最小、经验最少,胜算也最小,但他没有放弃。别人休息,他就加练,直到把比武的课目研究得透透彻彻。

  “这个比武课目最难的是培养手感。”田瑞雪回忆说,为了拿到好成绩,他每天起床就先做一个重100克的标准面剂子,一整天都握在手里,慢慢找手感。最终他练到了随手揪一块面剂子,往电子秤上一放,整整100克分毫不差。比武场上,田瑞雪凭借“零失误”,斩获了这个课目的第一名。

  “要想工作出彩,对待每一件事都必须严谨认真。”田瑞雪说。但做事一板一眼的习惯融进骨子里,田瑞雪探亲休假回家感觉“一下不适应了”。

  “刚休假回去时,和亲朋好友一块儿聚会,好多地方给我的印象就一个字:乱。”田瑞雪到朋友家做客,看到用过的餐巾纸随地丢弃,满地的瓜子皮没人打扫,被子也随便乱放……他“反客为主”,拿起垃圾袋就帮着收拾起来。

  “看到脏乱的地方,如果不收拾好,心里就会觉得很别扭。”田瑞雪自嘲这是炊事员的“职业病”。

  “平时看到案板边有些菜渣子或者边角料,我都会随手清理。”田瑞雪说,炊事班的工作每天忙忙碌碌,锅碗瓢盆如果收拾不好,不仅杂乱,还会影响饭菜的味道,进而影响战友的胃口。“吃不好,战斗力就可能打折扣。”这是田瑞雪无法容忍的。

  部队来到雪域高原驻训后,炊事工作面临不少困难,田瑞雪当时真是急坏了。最大的挑战是自然环境太恶劣,高原氧气稀薄,炊事班操作间空间狭小,锅灶燃烧耗氧量大,跟人“抢氧气”。

  炊事员炒菜常常炒一会儿就要蹲下来喘口气,做一顿饭下来,往往要蹲起上百次。中国的美食讲究火候,可到了高原上火候分寸的把握和平原地区完全不一样了。

  田瑞雪说,在平原上煮面条很简单,但到了高原上就得用高压锅煮,一锅煮多少面、煮多长时间,都不好把握。刚开始摸索时,打开高压锅盖就像开“肓盒”,有时候面条夹生,有时候是一锅煮烂的“面粥”,田瑞雪常常在自责和崩溃的边缘徘徊。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积累,田瑞雪和炊事班的战友们攻克了一个个“堡垒”,连队的餐桌上出现了蛋挞、烤肉、大盘鸡、肉夹馍、小龙虾……外面冰天雪地,连队餐厅里温暖如春。田瑞雪带领炊事班烹饪出的一道道美食,满足着战友的味蕾,也温暖着官兵的心。

  “部队后勤保障给力,让我们炊事班有了底气。”田瑞雪说,现在官兵餐盘里的饭菜种类越来越多,其中有炊事员的功劳,但部队后勤保障水平不断提升才是根本原因。“以前炖菜的调料只有八角和花椒,现在白芷、良姜、党参、豆蔻等调料应有尽有。”入伍12年,田瑞雪的军营生活一直围着锅台转,对高原部队后勤保障能力的变化深有体会。

  落日的余晖洒在不远处的雪山上,雪域高原显得恬静而温暖,就像面前的这位老兵一样。再次提起“厨神”的称呼,田瑞雪笑着摇摇头说,自己距离“厨神”的水平还差得很远,“做饭不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活,只要认真干,都能做得好吃。”

  “滴答答——”晚饭的号声在雪山间回荡,远处传来战士们整齐的口号声。“来尝尝我新学的胡辣汤。”披着一身金色夕阳的田瑞雪从操作间里端出一盆热气腾腾的面汤,笑着邀请来访者,说完转身快步平稳地朝连队的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