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波螺油子你是否也曾走过
发布日期:2022-06-19 09:46   来源:未知   阅读:

  诞生,每一年都有老的东西消失。城区、街道、建筑,融合了传统与现代、新与老的元素,就这样奇妙地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

  提起老街,就不得不提极具青岛地域特色的胶东路,在它因为东西快速路建设而大部分被拆毁的数年里,有各种文章和旧照片都在纪念它,或是感慨或是留恋或是叹息,似乎都有关于这条路的一段深情往事。

  在这座城市的百余年历史里,它低调、市井、充满神奇而令人怀念,在青岛人眼中它因螺旋曲折形似海中辣波螺,加之常年累月马牙石路面被磨得光亮而有一个仿生式的比喻,更本土化的名字--“波螺油子”。

  青岛人管胶东路叫波螺油子,因为这条路因弯道多,坡陡,螺旋而上,是青岛最曲折的一条路。

  青岛话把海螺读作“bò螺”,在文字上,早期多写作“蚌螺”,后期则写作“波螺”。海螺分尖底的“辣波螺”和圆底的“香波螺”。辣波螺中有轴,螺头至尾绕转两匝,青岛话叫波螺油子。

  1897年德国侵占青岛后,修筑了几十条马路,其中在热河路与莱芜一路之间的是一条自南而北的喇叭口大沟,即波螺油子的雏形,但也仅是胶东路连接热河路的一条羊肠小道而已。1914年日本侵占青岛后,这条喇叭口大沟依然存在,1922年王正廷、熊炳琦代表政府收回青岛主权以后,沿地势修建了苏州路、莱芜一路、莱芜二路等数条马路。为了不能太陡,马路修为国内罕见的“S”形,蜿蜒曲折,恰如一只大的辣波螺,所以百姓们一直叫它波螺油子,成为城市风景线。最初是苏州路一部分,东部胶东路建成,与其相连这一段也叫胶东路。

  路面由一块块15厘米见方的花岗岩砌成,石块的根部深埋于地下,十分坚固。另外,方形花岗岩比方砖短一点,可以经受重压,这也是这条路经历百年还完好保存下来的原因。

  “波螺油子”所在的胶东路一带在德租、日据时期这处两山之间的谷地及其两侧一直保持着本色,直至1923年这一带才开始有了房屋与道路的规划。

  也正是这些弯曲回旋,上沿下坡的道路而赋予了它独特的城市风貌。而两侧多为红瓦屋面两层小楼和里院的胶东路则将这些特点体现的淋漓尽致。

  波螺油子内侧依势建有老房子,其旋转到了下半部分,两侧皆有老房子,将马牙石路镶嵌其中。波螺油子没有老房子的另一侧,则是由石柱与铁管组成防护体系。白天行色匆匆,很少有人注意波螺油子的景致,但到了夜晚,从这个波螺油子顶端的“豁口”望去,“对岸”呈梯状向上攀升的灯火与星星一同闪烁,恍如天上人间。

  波螺油子从诞生之时起,就有做小买卖的,到了上世纪 70年代末,路两侧干脆都开了小店,卖杂品和水果,波螺油子两端被夹,成了一条“袖珍路”(蜿蜒部分更显蜿蜒,因为马牙石被磨光滑,雨雪天更加难行)。另外,波螺油子路又不通车,少了喧嚣躁动,令这里的环境恬静自然。

  如果雨天漫步“波螺油子”是别有一番情趣的,看雨水落在路面上激起的水花水雾流淌着,一双凉鞋或是干脆赤脚踏在被磨得光溜溜的马牙石面上并不硌脚,水没过脚背人犹如行走在一条小溪中,溯溪而上石条铺设的排水明渠在路的一旁,雨水汇集顺坡而下,从路的东西两侧加上谷底的苏州路三股水流形成一条奔腾的河流,涌入无棣二路。这里基本是孩子们的乐园,两块竹片脚下一绑或者找个水果筐盖往上一坐,多少人的童年乐趣都被这条“波螺油子”铭记。

  如果在夜间走走“波螺油子”,你才能真正感受到这条路的美。路灯昏黄不多,仅在路的几个拐角处,月光映着马牙石路面明暗交错。沿坡道而下,远处周围层层叠叠的建筑轮廓,近处院落里的闪烁的灯光和头顶上繁星点点已然融为一体,使你忍不住放慢脚步。

  “波螺油子”所代表的蜿蜒曲折,要给速度让路了,这是一个时代命题。波螺油子与高架桥交替,东西快速路取代了波螺油子,城市真正步入“后波螺油子”时代,即从蜿蜒中艰难挪步嬗变为“腾飞”的时代。

  “‘波螺油子’这条‘老青岛味儿’的特色街消失了,消失得让所有熟知它的人们怅然不已,但又是那般无可奈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